新聞熱線:0833-2445385 廣告熱線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兩只鸚鵡
2021-07-30 來源:三江都市報

  宋揚

  我們不得不將它們分開。

  一年前,當它倆被我和女兒從大市場的魚鳥攤帶回來時,還只是剛能站立,剛能自己進食、喝水的雛兒。它倆并排站在鳥籠里的吊竿上,竿雖不長,容下它倆倒還綽綽有余。它倆在竿上蕩秋千,它倆相依相伴的模樣被女兒畫在紙上,惹人愛憐。

  它倆離開樹林,離開草叢,離開母親,是一對同命相憐的“苦人兒”。曾以為,它倆會相安無事,然而,情況在一年后變了。

  父親最先發現這一變化——它倆開始打架。先是塊頭大一些的獨霸了吊竿,然后,它開始不停攻擊弱小的那只,啄下一片一片羽毛來,嚴重時,竟啄裂了對方的喙。失敗者嘴角滲著血。父親說,這兩只鸚鵡肯定都是雄的,如果是“一對兒”,早就應該下蛋了……

  它倆的爭斗毫無由頭——籠里有從不短缺的糧食和水,并沒有可供它倆爭奪的雌鳥,為啥要拼個你死我活呢?

  我們只得另找籠子,將那個可憐的失敗者分出去。為避免它們隔了籠子對攻,干脆離得遠遠地,間隔半米。

  原以為,那個獨霸舊巢的勝利者會趾高氣揚,沒承想,它一下子蔫了,威風全然無存。它耷拉著腦袋縮在籠子一角,渾身沒了精氣神兒。整整一天,它不吃食,水也少喝。我料想它快死了。莫非它之前攻擊別鳥的狂躁是因為它生了病,是垂死的掙扎殃及了無辜?

  我們把兩只籠子靠攏,勝利者居然奇跡般地恢復了活力。它重新站上了晃蕩的吊竿,吊竿輕輕搖晃,它像是在招呼那個失敗者一起游戲。它的目光一直尋找著籠子外的曾經的對手。它的對手也努力把身體靠向籠子這頭,腦袋不停找尋空隙,試圖鉆到這邊來的樣子,還哀哀叫著……

  這對見不得又離不得的鸚鵡,讓我想起一個詞語——“相愛相殺”,像一些夫妻,像一些鬩于墻的親兄弟。我們不知道該不該再把它們放回同一個籠子里。

  就在我把它們分開的第二天下午,那只把失敗者啄得嘴破血流的勝利者竟然產下一顆玲瓏的蛋——她是雌的!

  恍然大悟。原來,這是一位因將要產卵而焦躁不安的準母親,在籠子這個二鳥世界,它的發泄對象只能是那只渴望成為父親的雄鳥。雄鳥在籠子里撲騰,四處躲閃來自雌鳥的另類“家庭暴力”,這位丈夫默默承受了妻子的無名怒火,只因為,它體諒妻子肚里有孩子。

  那一刻,我對這位好“丈夫”的敬意油然而生。

(責任編輯:張宇婷)

樂山發布 懂你,懂世界
打開
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